【扫黑除恶】中央扫黑除恶第15督导组在我区各盟市下沉督导

 

请扫描一下二维码关注我们

×

请扫描一下二维码关注我们

×
首页>新闻动态 > 包头市信息 > 内容包头市信息
军工精神光华永在
资料来源:包头日报 发布时间:2019-01-11 浏览量:

包头是一座很“硬气”的城市,从历史上的边关重镇水旱码头,到现如今响当当的钢铁城和军工城,伴随共和国的成长,包头在荒滩上造就一座城的同时,也成为缔造主战坦克、重型火炮、核燃料等国之重器的主战场。一批批年轻的科技精英响应国之召唤,为祖国的军工事业呕心沥血、殚精竭虑,将青春甚至子孙献身于国防事业,成为共和国国防工业振兴与崛起的坚实脊梁和中流砥柱,他们用一生书写了一个个传奇故事, 在包头乃至共和国国防的丰碑上镌刻下一幅幅气势磅礴的历史画卷。

2018年,包头日报开设专栏《包头军工城访谈录》,将包头有关军工企业中的优秀人物、难忘经历、感人故事以访谈的方式呈现于纸上,以此传承军工文化,弘扬“把一切献给党”的人民兵工精神,激励当代军工人在草原钢城续写新的铁马传奇。

一机集团

一机集团又名617厂,是全国乃至全世界重要的大型军工企业集团。1953年5月15日,时任中国政府副总理的李富春和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米高扬代表双方国家在莫斯科正式签署援建和改建工业企业的协定,苏联帮助我国建设141个重点工业项目,后增加到156个。其中,24个国防工程项目中包括援建一个坦克制造厂,至此,中国兵器内蒙古一机集团公司——中国唯一的坦克制造基地横空出世。从1958年生产出第一辆59式坦克,一机集团结束了我国不能生产主战坦克的历史。一机集团的坦克发展史也就是共和国的坦克发展史。

虽然现在是和平时期,但是我还是那句话,坦克是国防建设非常重要的武器。我为自己是一名军工人而骄傲自豪。

张维钧(一机厂筹建组成员,1955年4月来包):当时617是国家150多个重点项目之一,汇聚了全国优秀的军工人才,大家根本不考虑条件艰苦,都干劲十足,都想着要为国家军工事业做贡献。1958年,我们研制成功了第一台中苏友谊坦克车,就是中国零部件和苏联零部件共同完成的中苏混合车。这是我们生产的第一台坦克,生产出来后,我们那个激动呀,现在想想都还激动呢。

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精神坐标。今天的我们,也许很难理解“革命理想高于天”的宏大抱负,却不能不敬重“激情燃烧岁月”的真挚相助。

尤凤元(一机集团原副总工程师,1955年10月来包):从1954年2月22日开始,以苏联专家组组长、总设计师鲍·伊·斯柯别列夫为首,与建筑师马斯列尼柯夫,总平面、运输专家卡瓦列夫斯基三人,先期赴包头来帮选厂址算起,到1960年8月中旬苏联专家全部离厂回国为止,先后有四批共48人来厂与我们共同战斗达六年之久。他们大多来自西伯利亚地区的欧姆斯克和乌克兰地区的哈尔科夫坦克制造厂的高级工程师和高级技师。1949年,我们从连铁钉、火柴、煤油都是“洋玩意儿”的窘迫困境下开始发展,到1959年就结束了中国人不能生产坦克的历史。苏联专家不仅把自己的知识和技术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我们,还积极培养我方人员和提合理化建议,先后为工厂培训了268名技术人员和管理干部,他们在苏联专家撤走后成为工厂的科研技术和企业管理的中流砥柱。

当时那代人“以苦为荣”,认为参加工作是参加革命,而不是为挣钱……

官笃超(一机集团兵器专家,四川人,1956年来包):当时国家穷,职工更穷。穿的在身上、吃的在肚里。我家里没有一把锁,因为没啥值钱的可以锁,仅房门有个插销。家里必备和值钱的东西是:一个马蹄表、一支手电筒、一辆自行车(30元买的旧车)。厂里不分干部、技术员和工人,每天都是一样的要求“苦干、实干”。炼钢工人三班倒,八小时值守在炉前劳动,一炉钢约炼7个小时,炉前温度高、粉尘大、重体力……国家体谅工作艰辛,困难时期给炼钢工人每人每月粮食定量52斤、夜班粮8斤,每月发3斤保健肉和8元保健费(当时,普通职工和市民,每人每月供应29斤粮、半斤肉)。记得1960年冬天,我和爱人一顿饭吃了6斤带骨羊肉(2个月的保健肉)!

在那个年代,人们的实际工作能力和所要承担的责任远比个人的名利重要得多。

马成荫(一机集团坦克设计专家,河北人,1968年12月来包):我认为,我们作为老一辈科研人员,积累了一辈子研究坦克的经验,越到这时候,越不能忘记培育新人。我们这些老同志就像一台播种机,毫无保留不断地将科技的苗种撒在一机集团这片土地上并不停劳作,因为我自信,科技之树终会成荫。

从1999年开始,一机集团真正规模性地发展军民融合产业,促进军工技术向社会转化。2000年底,第一辆城市消防坦克——“火魔克星”诞生,并在包头消防支队开始试用,标志着坦克技术首次进入民用范畴。

王锦明(一机集团第五分公司副经理):现在军民融合发展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过去我们一机集团已经在民品研发领域有了很好的尝试,研发了不少产品,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未来,我们会继续把民品研发,把军事技术在民品领域的应用作为一项重要的科研攻关内容,努力研制出更多一机制造的高端民用产品,为推动军民深度融合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冯益柏(一机集团原坦克设计专家 我国8×8轮式步兵战车系列装备之父):既然热爱、并选择了军工装备这一行,总要搞出点名堂来,总要给国家国防工业实实在在做点事。

邢晓红(一机集团科研所高级工程师):每个人的进步都是工厂和企业给你一定的机会,在工作当中不断的历练你才能有这样的成长和进步。兵工精神就是一种奉献、拼搏,艰苦奋斗的精神。

北方重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北方重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始建于1954年,是国家“一五”期间156个重点建设项目之一,隶属于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是国家主要的火炮研发生产基地、国家高强度韧炮钢研发生产基地、中国矿用汽车研发生产基地。

进入工厂后,通过学习,知道了国家对军队、武器的重视,对国防建设的投入,深切地感到自己责任重大,也更加无怨无悔。

田之文(北重集团厂长,山西人,1958年3月来包):工厂是在1952年开始选址,1954年就开始建厂,到1958年时,只有机修和工具这两个车间开始生产,其他生产车间还没有开始,那时候厂房内还继续施工,打基础的、搞地面的,设备还没安装,有的地方还露天,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始生产的。

我感觉大伙就像一群狼一样,齐心协力来搞研制,没有说要得到什么讲代价,就是一分配任务,各自开始工作。

宋彦明(北重集团产品研究院总设计师,1983年7月参加工作):1996年到1997年,工厂特别困难的时候,正是咱们接到水陆坦克项目的时候,当时全厂的工资都开不全。我记得非常清楚,1997年春节前两天,我们在北京开会拿到这个任务,春节休息了一天,我带着七八个人从正月初二开始加班到正月十五。相当于两周时间交出了白图(铅笔绘制的图),生产处的人员按照出图下料,出一张投一张。正月初二到十五加班的这两个星期,这七八个人除了回家睡觉,其他时间都是在办公室里度过。那时候的正月,周边的饭馆都关门了,没地方吃饭,我从家拿了两个大电饭锅,买了60斤速冻水饺放在玻璃夹层里冻着,三餐就是吃饺子。还没吃几顿像样的饺子,夹层里冻着的饺子就化了,大伙就把这化了的饺子放在桌子上,揉吧揉吧,连馅带面的下到锅里煮片汤。这十来天就是这么个吃法,直到60多斤饺子吃完,到现在还有好几个人不吃饺子。这一个“科研年”让好多人把饺子彻底吃伤了。

我的字典里就没有“后悔”两个字!

戎鹏强(北重集团防务事业部502车间员工):不管你干哪一行工作,对你的职业必须心怀敬畏,要热爱自己的职业,不断地升华,以此提高技能,精益求精,它就是一种精神。工匠而言呢,因为现在是经济社会,干什么活都要用金钱来计算,我觉得,工匠就要把产品加工好,力争做到精益求精,金钱利益方面不考虑,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工匠精神。传承,就是你把你的技术绝活传下,传到下一代,一代代地传。

学好技能才是真正的王道。

郑贵有(北重集团防务事业部车工):北重是军工企业,我听父亲说过,他那个年代的八级工,在现在就是高级技师,他们那一代工作特别严谨,包括我的师傅们,就是遇到难活要是攻克不了,回家都睡不着觉,每天就琢磨这个事情,下班也不走。我就是受他们的影响,不管干啥活,哪怕干一个小螺丝呢,也得用心把它干好。我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够悟到这个道理,学好技能才是真正的王道。工匠精神就是奉献精神,必须敬业,你得爱你的岗位,对得起你的岗位。

王士良(北重集团防务事业部604车间数控车工):我干出的活必须达到100%,因为我们生产出来的产品国家军队要用,士兵要用,我要对得起国家和军队啊。

白德忠(北重集团研究员级高工,1955年来包):希望国家切实注重实业,真正鼓励踏踏实实搞工业技术的人。

汤新明(北方股份公司专务,江苏人,1979年来包):我们不能忘记老一辈的创业者,不能忘记他们的付出,他们没有年薪,没有津贴,没有待遇补助,有的是创建合资企业的情怀、责任和担当。

雷丙旺(中国兵器工业集团首席科学家):企业要发展还是要靠自主创新,什么都要靠买,是走不到世界前列的,现在我们国家的创新其实是针对不同的行业、不同的领域在世界地位不一样所提出的。有些东西就是比别人差很远,你就要去引进,因为你自己研发太慢了,有些领域已经走到世界前沿了,要想不被淘汰就要创新。你能在关键时刻承担国家的重大任务,按照国家的步骤,循序渐进地往前推进,在国家需求时或者自己的激励中发展,不断地去学习、去适应,企业就会基业长青。

二○二厂

二○二厂是中国第一座核燃料元件厂。1965年9月,二○二厂锂同位素分离生产线投料试车成功,并于1967年6月17日为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提供了核材料;1968年,二○二厂零功率核燃料元件成功完成工业性试验,为我国第一艘核潜艇下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64年至1975年间,二○二厂积极承担完成了国家下达的其他重要生产任务,研制和生产了众多研究试验堆各类燃料元件,取得了一大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科技成果,为国防建设和核工业科技进步做出了重要贡献。

杨朴(山东人,作为选厂委员会主席,他选择在包头创建了二○二厂;作为总设计师,他带领中苏专家一起设计了二○二厂,是我国核燃料元件工业的创始人之一):1957年的大年初三,包头开始下大雪,寒气逼人,大家开始驱车到包头周围现场勘查选厂,勘查了一个星期,我们找到了一个比较理想的厂址,它坐落在包头市东河、昆都仑两区之间,背靠大青山,面对黄河,左有煤矿,右邻617、447等理想的协作单位,地势平坦,约有10平方公里的土地。至此,中国第一座原子能核燃料元件工厂——二○二厂(时称内蒙古冶炼厂)就在此地诞生了。

张诚(1958年来包,二○二厂首任厂长,我国核燃料工业的奠基人之一):当时乌兰夫说,我们内蒙古再穷也要把二○二这个事情搞上去。

安纯祥(河北人,上世纪五十年代留学苏联,1959年10月隐姓埋名来包,二○二厂原厂长、核专家):什么是政治?你拿出产品就是最大的政治。

1959年10月刚从苏联留学回国的安纯祥隐姓埋名来到地处塞外的二○二厂,他带领一个由科技人员和技术工人组成的团队,克服重重困难,在一个经过改造后的仓库里研制出原子弹的核部件,为我国原子弹的如期试爆做出了重要贡献。他带领的团队这种迎难而上、敢于攻关的精神,被罗瑞卿大将高度赞誉为“仓库精神”。这种精神已成为二○二厂企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二○二厂宝贵的精神财富。

刘允斌(核专家,湖南人,刘少奇长子,1962年1月来包):我国著名的核放射化学专家,他主持组建了我国第一个热核材料研究室,即核工业二○二厂第三研究室,亲自制订了该室的研究方向和研究计划,直接领导了热核材料的研制及投产工作,验证了分离级联理论,进行合成工艺等方面的科研工作。他带领科研人员攻克了热核材料生产中的化学交换塔最佳运行方案的理论计算方法、锂汞齐自行分解规律、汞的物理化学性能测定、锂汞齐锂盐溶解体系的分离系数等重大技术难关,并建立了氢氧化锂-6,氘化锂-6等光谱、质谱、色谱等化学分析方法,解决了一系列科研和生产中的关键问题,从而保证了中国热核材料生产线一次投产成功,使我国首炉热核武器装料氘化锂-6于1965年9月首次合成,为中国热核材料的生产和铀化工的发展及中国带有热核材料的原子弹爆炸和中国首颗氢弹爆炸成功做出了卓越贡献。1967年11月21日,刘允斌因不堪“文革”迫害自尽。

韩长青(吉林人,曾留学苏联,1962年来包,原二○二厂第三研究室主任):后来到部里报到才告诉我们,说你们去一个新兴的大城市。我们问什么城市,说你别管了。后来拿到火车票一看是包头。

李冠兴(二○二厂原厂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核材料与工艺技术专家):对于年轻人犯错误你一定要说他,好坏不分的领导绝对不行。要保护10%的人,10%的人是非常能干的人,很多企业家都说10%的人是最要紧的人,是骨干,你要经常想着给他们涨工资;还有10%的人要淘汰。就是说你一定要把你身边积极肯干的人稳定住,他要全力以赴地给你干这才行。

郜松青(二○二厂高级技师,全国劳动模范):我的幸福在工作中。解决了一个问题,攻克了一道难关,提高了生产效率,我都感到很高兴、很痛快。如果能在工作中找到愉快的感觉,找到实现自我价值的感觉,那你就会感到工作着就是美好而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