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实践在行动】县民政局救助志愿服务队:解读社会救助政策 助力外出群众脱贫

为进一步加强和改进社会救助工作,抓好社会救助政策的宣传贯彻落实,打通为民服务最后一公里,5月29日县民政局组织民政干部...

请扫描一下二维码关注我们

×

请扫描一下二维码关注我们

×
首页>新闻动态 > 今日固阳 > 内容今日固阳
【话脱贫 感党恩】吕兰柱:苦了 累了 笑了
资料来源: 发布时间:2020-05-21 浏览量:

  “估计快了,快起,老汉”老伴一边催促,一边坐起来,拉着了炕沿角的电灯。吕兰柱任蹦一个机灵爬起来,下地就要出门,老伴急忙安咐“戴好帽子,披上棉袄”。好几天了,吕兰柱睡觉都没有脱衣服,这些天正是自己的心坎宝贝下羔的时节,那有心思睡觉,实在太累了,刚才真的迷糊着了。老吕边出门,边唠叨“说的不能睡,不能睡,咱就睡着了,哎。”

  一连三天了,接受胚胎移植的十几个羊就集中这几天产羔,产房就在隔壁的饲草料房里,老吕打开门,一眼看到“花花”正在草堆上卧着,急促的呼吸着,后肢向后、向外翘着,眼睛直盯着前方,像是在默默的用力。快产了!老吕兴奋的眼睛也像待产的母羊眼睛一样,光亮而专注。寒冷的冬夜,寂籁无声,饲草房中昏暗的灯光下,空气瞬间凝固了一般,寂静的就等一件十分重大的事情发生。生了,生了,又一只纯种澳洲白羊羔出世了,格外健硕的头颅从这位后羊妈妈的产道中出来,还费了些周折。终于羊宝宝出世了!宝宝就试着站立,晃晃悠悠终于站了起来,颠颠倒倒的向羊妈妈靠来,急着要吃奶的样子。羊妈妈即发舔犊之情,疯也似的舔拭亲吻着自己的孩子。老吕高兴的嘴角上扬,苍老幽黯的脸部变了形。他十分麻利的把宝宝拥过来,顺势把母羊夹在腿部,把羊宝宝的头按到母羊腹部,羊宝宝前腿跪地,昂头挺胸瞬间吃起奶来。吃饱了奶的宝宝,安静了下来。老吕把早已盛放备好精饲料的盆放到母羊面前,犒赏这位带来希望的伟大母亲!随后,老吕向抱孩子一样,把羊宝宝搂在胸前,又把厚厚的棉衣紧紧包裹在羊宝宝身上,像他们家老黄猫一样敏捷,返身回到自己家中。老伴早已把地下的火炉捅着,老吕小心的把羊宝宝放在厨房地下专门为宝宝准备的小棉褥上。在这沉沉冷寂的冬夜里,这间20多平米的小屋里,空气再次暖和起来,氛围再次兴奋起来。“八个纯宝宝了。咱们把纯种的澳洲白都留下,把本地品种逐步淘汰卖掉。这些纯种的宝宝长大,配上咱们纯种的澳洲白公羊,以后全部是纯种的澳洲白了,咱们就发家致富了。”老吕喜的脸上微微冒了汗,全无睡意,老伴也兴奋的下地不住地抚摸着宝宝,又一个难眠之夜。
  三年前临近仲夏,电报局驻村工作队、村两委入户开始贫困户精准识别工作,来到新民渠村小组老吕家,老俩口以泪洗面,诉说家庭的不幸,唯一的儿子因涉嫌非法集资,被判有期徒刑,正在监狱服刑。两个闺女,家庭也发生意外,大女婿因病去世,二女婿因车祸离世。“唉,吕家损着了,小的是这,我们还活下个甚!”老伴含泪推搡着老吕。“边瞎说了,任命吧,不活了?还没成人的小孙孙,不务役(方言,培育的意思)了?”

  家庭的不幸,几近打垮了二老。左邻右舍时不时过来劝说,“好死还不如赖活着,不务役你的没成人的毛孙孙了?不照顾你的闺女了?你们能狠下心了?”驻村工作队队员张俊、李治辉也多次上门给二老疏导、解释。在伤感打击下,吕老患上了高血压病,老伴得了间歇性心脏病,需经常服药。经个人申请,村民评议,家庭收入测算,老吕一家于2017年上半年被识别为国贫户。

  “哎!我这活成个甚,我也是个我来来,到老了,活成个贫困户了,羞了哇!”,这不服气的话,几乎成了吕老的口头禅。在驻村工作队员的帮扶下,二老享受了低保政策,帮扶责任人李治辉鼓励吕老力所能及发展种养殖业。

  成为贫困户后,吕老反而更加沉默寡言了,驻村工作队员每次入户,吕老不再像过去一样诉说家门不幸了,而是专注研读学习工作队员入户发放的各类政策宣传资料,研究扶贫政策,“贫困户种植黄芪,每亩补贴500元。政府积极鼓励贫困户发展,还给补贴钱,习总书记就是照顾老百姓,这么好的政策,还不发展,说不过去。过去想也不敢想。”吕老当机立断,赊种子、雇农机,当年种了四亩黄芪。

  八、九月份,正是农村景色最美的季节,郁郁葱葱,漫山遍野的绿、白、黄。绿的是黄芪、麦子,白的是莜麦,黄的是向日葵。每次驻村工作队员走村入户到新民渠,一进村口,就能看到吕老在自己的黄芪地里,拔草松土。“我的黄芪长势咋样?只要务役好,我看就长不好?我才不信了。别人的黄芪没收成,还是懒,不带幺(方言:不带幺意思是懒惰)拔草,不带幺打理。载(方言:“这”的意思)就向务役小娃娃了,还成不了个材?”浇地的水不足了,吕老还时不时驾着自己那辆破旧的三轮车到其他水井上拉水浇地。功夫不负有心人,吕老一家四亩黄芪来年纯收入就实现两万五千多元。

  吕老专门给驻村工作队员打电话,请全体队员喝喜酒。队员们既高兴又感动,虽然婉言拒绝了吕老的邀请,还是抽时间专程到吕老家表示祝贺。“我们要大力宣传您老,老而不服老,自强不息,自主脱贫的事迹,激励其他贫困户向您学习。”“这么好的政策,不发展,就是傻子、蔫子(方言:“憨子”的意思)了。我打算养些羊,羊现在行情不赖,一斤带骨羊肉20多块钱,一只羊羔七、八百块钱。现在我种黄芪有收入了,买点儿羊,买羊政府还给优惠政策,买一只母羊,政府给补贴600元,买一头种公羊,政府给补贴80%。不发展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习总书记的好政策!”“对,吕老,我们大力支持你,准备买羊,我们帮助你协调内蒙古小尾羊公司,他们有好品种。”

  过了好几天了,也没有接到吕老要买羊的电话。驻村工作队员不放心,专程又到吕老家“家访”。吕老正斜歪在炕墙上,头蔫儿在一边,老伴坐在炕沿边不知声儿,好像老俩口刚刚“伴完嘴”。“吕老,咋地了?有什么心思?说说看。”驻村第一书记张俊一边笑着,一边逗搭吕老。“张书记,快不要说了,前两天说起个买羊,走的坐的就念叨买羊。我说,这么大年纪了,凑合能生活就行了,养羊乃劳人了,一下劳下个病病灾灾,鼻子比脸也大了。哎!”老伴摸着眼睛委屈地说道。“乃道是个甚?人老了就没有养羊的了?养上就劳死了?”“吕老,吕婶,消消气,好好商量。”张俊急忙打劝。“吕老,不服老的精神可嘉可叹,吕婶,你也别太担心了,吕老既然有信心养,咱们就试试,养到中间,实在劳的受不了了,就卖掉。能养,就养下去,这不就解决了。人是个活的,门是个隔的,有甚解决不了的问题。”张俊调侃道。

  一周后,吕老给驻村工作队打电话,激动地说“张书记,老伴同意我买羊了,我准备买十几只基础母羊。”等驻村工作队员再次走访来到吕老家时,羊已经买回来了,老俩口说说笑笑,喜上眉梢。吕老正在院外那棵大树下修建网围栏,做一处简易的营盘。成群的羊已经在即将成型的营盘里乘荫休憩,老伴用扫帚正在清扫营盘。

  时间像飞梭一样,又一年的羊品改良工作开始了。在驻村工作队的大力争取下,电报局村争取到县里的改良政策,实施胚胎移植,移植一枚胚胎1500元,政府全部买单,支持村民羊品改良。工作队走村串户,宣传动员养羊户积极行动,改良自家的羊品。工作队第一时间想到了吕老,到他家一讲政策,吕老一拍即合,当即决定,适龄母羊全部实施胚胎移植。

  一天,参与羊改良的小尾羊公司技术部人员来电,由于固阳县金山镇的羊改良任务重,不能来电报局设点进行现场改良,电报局村民的羊,要想实施胚胎移植,就必须得把母羊拉运到达茂旗小尾羊公司的养殖基地。胚胎移植后需在养殖基地待到两个半月,期间,饲养草料费、人工费大约每只羊每天4元,一只羊合计需出300元。这么大一笔开支,村民咋能承受?不用说贫困户了,工作队当即协调县农牧局,争取支持。县农牧局负责人十分支持,当即表态全部补贴,但往基地送羊、往回拉羊的费用需村民自己承担。

  工作队员回村再次宣传、动员,有几家嫌产生拉用费用,不参加改良了。但吕老积极参与,还给其他村民做工作,还组织部分村民专程赴达茂旗小尾羊养殖基地实地察看了小尾羊公司的澳洲白品种。“啊呀!澳洲白品种就是好,看乃(方言:“看乃”意思是看这)大羊,脊背就比本地羊宽,身子又高又长,一看产肉率就高,再看乃羔羔,明显比本地羊羔大。当地羊羔羔一下下,会吃草卖个500来块钱,人家澳洲白羔羔能卖到800来块钱,差的不是个先来可(方言:“先来可”意思是一般)。”吕老回来向村里养羊户宣传,并当即向工作队说,不仅把现有的羊拉上去改良,还要从小尾羊基地再买几只基础母羊进行改良,还要买一头澳洲白种公羊。

  集中把全村参与改良的基础母羊往达茂旗小尾羊养殖基地送时,吕老是最有力的组织者,他不仅自己从固阳县城雇用了专门的车辆,而且代表村民直接与小尾羊基地负责人对接,安排改良事宜。

  两个半月后,吕老再次组织村民把胚胎移殖好的母羊集中拉运回来。

  眨眼间,两个半月又已过去,胚胎移植的母羊进入产羔季节,虽进隆冬季节,但对吕兰柱老俩口,还是喜事绵绵,其乐融融。

  “羔羔也下下了,这下放心了哇。快圪迷(方言:“圪迷”意思是睡觉)一阵哇,劳坏呀。”老伴关切的唠叨道。

  “睡!”。夜,万籁无声,皓月当空。二老酣然入梦,脸上漾出甜美的笑容,梦见成群的羔羊向他们涌来。